浮生有七苦―你苦么―为了他我甘之如饴

我巴不得将全世界捧在他面前,可你却打着爱的名义来伤害他
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all叶】我的老师都是基佬怎么办

语罢寄无人:

-有病的一篇,一发完


-我到底在写什么系列


-不凑够三条我难受










期末考试放飞自我之作,看完后别觉得我有病。要一如既往的爱着我。
















你们好。




我是一名高中生。




我的班主任叫叶修,是一个教数学的,我们班级的同学原来挺能作的,逃课几乎就像吃饭一样。但是自从叶修调过来之后,我几乎快要忘记什么叫逃课了。




上课积极发言,课后认真完成作业,有问题就跑过去问叶老师。我爸妈都要被我感动哭了。差点把我送到精神病院问我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恩,亲生的。




只是有点搞不清楚,为什么叶老师调过来之后,我们班的老师就像大换血了一样呢?




原本教我们英语的河东狮吼被换成了一脸温和的喻老师;教我们语文的温柔姐姐被换成一看就是教语文的黄老师;拥有着神奇眼睛的王老师教我们生物;全校颜值扛把子的周老师教我们化学;比之前教我们语文的温柔姐姐还要温柔的苏姐姐教我们物理。




刚开始的那几天都可以看见男同学聚精会神的听苏姐姐的课。班级的女同学目不转睛盯着周老师,要是周老师笑一下我甚至就能感受到我同学呼之欲出的荷尔蒙。




真是肤浅。




我和他们这些颜控不一样,我比较注重一个人的气质。




明明叶老师才是最帅的好么!那种人格魅力你们用心感受一下就能感受到的。




事实证明flag这种东西不能顺便乱立,那种一夜之间一下子多出来40多个情敌的感受你懂吗?




我懂。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成功当上了数学课代表。




这,大概就是我的优势吧。




第二天我就恨不得给这样想的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我怀着愉悦的心情迈进了叶老师的办公室。




叶老师被压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我懵逼了,叶老师也懵逼了。只有喻老师一脸笑眯眯的看着我。我拿着一大摞作业放下也不是,拿起来也不是。真的,那是我第一次对人生充满迷茫。我似乎可以感受到喻老师笑意的加深,隔着数米我都能感受到一股纯良的气息。




我只好一脸沉痛的回到班级,还顺手给他们关上了门。




有点懵逼的清晨已经过去,第一节课本来是喻老师的英语课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改成语文课。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节课是黄少天的课。我本来打算补个眠来着。




完完全全睡不着,没什么别的原因,太吵了。




只是今天的黄老师有点安静,从进门就没说过话,打铃之后递给语文课代表一摞卷子后就开始45度角仰望天空。




画风不对啊,我走错片场了吧。




我让我同桌掐我一下,我要确定一下,我是不是活在梦里。结果这丫的使出吃奶的劲往死里掐我。很好,非常疼。不是梦。




大概是被外星人掉包了吧。我这样安慰自己,然后愉快的写起了卷子。




下课后,还没等我喊老师再见。黄少天拉开门就往外冲。真的,就那速度,运动会跑800米都能扣第二名3圈。




我一点也不想真的黄老师去哪里,真的。




课是我最喜欢的数学课。现在上课已经10分钟了,叶老师还没出现。我作为一位受大家爱戴的班长和数学课代表。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去办公室。于是我决定给大家发个福利-----去上体育课。




我似乎可以听见同学的哀嚎声,我理解这种声音的来源---一种是对想上数学课的渴望,一种是对体育课的畏惧。




为什么要畏惧呢?你试试让一个叫韩文清的男人教你几天体育,你大概就可以明白我的感受了。




我上节体育课差点死在操场上,不做完100个蹲起不许休息,现在想想就觉得腿酸。




韩老师似乎没有开心的时候,总是皱着眉头。尤其是和叶老师呆在一起的时候,脸更黑了。叶老师也是一位传奇人物,他大概是我们全校唯一个对韩老师的钱包脸免疫的人。




但现在他似乎更加不开心了,来来回回看了我们好几遍,似乎在找什么人。当我以一种极其委婉的方式告诉韩老师:叶老师大概在办公室里休息,其他老师大概也在办公室里。我可以清楚感受到韩老师脸比刚刚更黑了。




离韩老师只有几步远的我都有点想报警了。




韩老师张了一张黑社会的脸土匪的身材,隔着衣服都可以感受到他的腹肌。却偏偏要当老师,这大概是对叶老师爱的一种具体体现吧。




下课后我本来打算去上一趟厕所解决解决生理的,但是当我看见王老师把叶老师壁咚在墙壁上时,我正站在厕所门口不知所措。




王老师离叶老师极近,我一点也不想知道叶老师腰上的那双手是谁的。那种下一秒就会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感觉深深刺痛我这个单身狗的心灵。




我现在陷入了更大的思考。




我是来厕所解决生理问题的,但是厕所里的王老师似乎也打算解决生理问题,尽管我们之间的生理问题可能不是指同一个。




我觉得我不能打扰他们,可是我的膀胱告诉我它要顶不住了。




要不我去隔壁女厕所?




我这样思考着。




上生物课的时候我心不在焉的听着王老师讲课。我的注意力没停留在书本上,一直紧紧锁定在王老师脖子上的吻痕处。




为什么王老师脖子上会有吻痕?不是王老师把叶老师壁咚了吗?难道是体位问题,其实叶老师是攻?




在下午我看见叶老师了,毕竟我再不去送作业,我感觉我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叶老师趴在办公室的休息床上,身上的吻痕遮不住的感觉。




什么叫实力打脸?这就叫实力打脸。




上午我还在想叶老师是不是攻,下午生活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耳光。




感觉叶老师睡的不舒服,因为他的眉头一直皱着。我想了想把办公室的空调调高一个温度,又把滚成一团的被子轻轻给叶老师盖在身上。




其实叶老师的睡颜没有往日的嘲讽还是显得他蛮乖巧的。对一个男人用乖巧这个形容词可能不大恰当,但是阳光照在办公室的作业本上也照在叶老师的脸上,一切都显得特别美好。




下午补回喻文州上午缺的英语课。




喻文州,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其实在第一次见面,这么多新老师你里,我印象最好的就是喻文州。脸上总是挂着如沐春风的微笑,说话慢条斯理的,对我们也很温柔。




现在我算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假象,都是骗人的。被喻文州拉到黑板做题的我无声悔恨着。




稍微有点想叶老师。




于是在倒数第二节课我就迫不及待问苏姐姐:叶老师怎么样了。




苏姐姐和叶老师关系很好。刚开始我还以为两个人是情侣关系。因为我总是可以听见叶老师问苏老师晚饭想吃什么。




看,每天一起吃晚饭,还是叶老师做饭。苏老师又那么漂亮,叶老师又那么好。两个不应该是天仙配吗?




在我们一再逼问下,叶老师才告诉我们,他和苏老师是兄妹关系。




怪不得叶老师身边人如狼似虎的。




今天我同桌又向我安利周叶说两人简直颜值担当,而且周老师看见叶老师话才会多一点,这简直就是真爱,烦。




前桌安利我喻叶说喻老师总是不经意吃叶老师豆腐,偏偏叶老师还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多萌,烦。




学习委员安利我黄叶说阳光活泼攻和毒舌温柔受简直配他一脸,烦。




后座安利我王叶说成熟稳重的老王和叶老师多配,烦。




我曾经的发小居然问韩文清和叶修在一起,会不会显得韩文清可爱点。我闭着眼睛努力想象韩文清可爱的样子。我感觉我的发小可能有点病。




我如愿以偿看见了叶老师,在我们上到一半的化学课上。




前一秒周老师还面无表情给我们讲题,后一秒感觉他这个世界都亮了,对着叶老师腼腆一笑,说了一声前辈好。




叶修进屋说,看看我们这些臭小子怎么样。




叶老师!你看我啊!我们都特别乖,除了有点想你之外没什么太大的毛病。




以上是我无声的吼叫,尽管在外界看我依旧是一个冷静小青年,谁都不知道我的内心无时无刻不给自己加戏。




然后叶老师看我们一眼后就走了,周泽楷又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给我们讲题。 刚刚的害羞腼腆仿佛是我的错觉。




周老师,你倒是稍微掩饰一下啊。多让人伤心。




放学了,我路过办公室。




黄老师勾着叶老师的脖子问叶老师晚上想吃什么,叶老师大概是嫌弃他太吵了,拿了卷胶带就要往黄老师嘴上贴。喻老师一脸柔和看着他们闹。王老师递给叶老师一杯水。周泽楷默默把空调调高一度。韩老师皱着眉头给叶老师收拾东西。




我可以看出来叶老师和他们在一起很开心。其他人也是真心爱着叶老师。




我的想法就一个:今天没上数学课,不知道明天会不会补回来。 






---END---                                                                                   





评论

热度(335)

  1. 三芮十人语罢寄无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浮生有七苦―你苦么―为了他我甘之如饴语罢寄无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雪落太行语罢寄无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