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有七苦―你苦么―为了他我甘之如饴

我巴不得将全世界捧在他面前,可你却打着爱的名义来伤害他
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随便转】叶修于逆境涅槃重生 我于其身后绝不低头。

那是我们的信仰!他那么好!他最好了!

我是天上的仙女二狗子:

我才知道,很多事。


以下只是我和我的一些朋友个人观点。


叶修快生日了。


他唯一的三连冠生日。


谁他妈再敢打搅,老子他妈什么事都给你做出来!


*******


一人犯错全圈道歉最后被说无作为?


一口一个社会毒瘤您家粉丝能不能摸摸良心擦亮眼睛好好看看你们口中的毒瘤都做了什么?


原先yy粉丝挑事说“叶修姓杨不姓叶”“叶修只是一个角色”怎么不见剧组方出来认错?


作为一名演员应该把角色跟本人分开的职业素养,yy是否有我不评价,但是作为粉丝我希望你能清楚


别把你家爱豆跟我们的信仰扯在一起


他们不一样


你要粉粉你家爱豆好不好


你又不喜欢他们你干嘛要拉出来啊


你有啥想说的你不能单独说出来吗你非要跑到我们的地盘说,在我们的地方bb那么多还让我们家姑娘滚


谁给你的脸啊


也别因为电视剧怎么演的就以为人物就是那样的,告诉你,电视剧所展现出的完全没有我们喜欢的那些人百分之一的好


是,是有些人做错了,我们也难受也感到羞愧


但是那么多道歉为什么你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啊


我们没有道歉吗?


还是说你没有长眼睛?


虫爹曾经说过希望全职动漫出来后能优秀得让人忘记原著


大家都是有信仰的人啊,所以才会在我们中某些人侮辱了你们的信仰时站出来说抱歉,因为我们也知道信仰被侮辱有多难受,因为我们不想我们的信仰因为那些人被抹黑,可是为什么你们视而不见呢?


究竟要到哪种程度才能让人满意?


我们家姑娘明明什么也没做却因为一个人被扣上社会毒瘤人类败类的帽子。


结果最后呢。


明明他们也很无辜啊。


我们家的姑娘跟汉字们真的很无辜啊


一个人的做法偏激为什么要扯上整个粉丝群体?那么多粉丝都出来拼命道歉,就是为了你们不要因为某个人的行为而误会了我们更多的粉丝,甚至误会我们一直崇拜一直当做信仰去爱的人


一人做错全圈道歉还不够吗,其他只想守着自家信仰的人被突如其来的锅砸的头破血流,但为了自己的信仰带着伤一遍遍的道歉扩散声明


因为个别人员牵扯整个圈子


全职是我们的全职,叶修是我们的叶修,拜托你们把你们的剧你们的爱豆和我们喜欢的书喜欢的人分开!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真的,我真的只想那些无辜被伤害的姑娘跟汉子们能够好好的,希望他们在今后的日子里面不会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不会再遭受莫名的伤害


*******


以下全部我个人观点,要怎么着朝我来就好,别扯上其他粉丝,他们没那么多空陪你们闹。


*******


亲爱的,首先你要明白,我们不一样,我们永远也不会有交集,看完我也不指望你能怎么样。


但是呢不好意思,杨洋这个人长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


因为我混二次。


杨洋自然不稀罕这一个电视剧。


但是同样的,我全职高手同样不稀罕你一个杨洋。


名气高又怎么了,比较红又怎么了。


这是这样,就要求全世界围着你转?


我不要求你喜欢叶修,但你至少不要黑他。


他受了太多委屈了。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


我想理了我已经路转黑黑透了那种。昨天我真的很真诚很真诚的解释了一个早上,但是完全没有卵用。


完全没有人愿意听我们说话,他们就会说我们垃圾人渣,我都不知道这个无妄之灾怎么来的,突然之间就铺天盖地的砸我们头上了。


我不粉杨洋。


因为我一向是二次的,三次明星什么的,不感兴趣。


但是我也从来没有黑过。


杨洋很有名。


我的朋友很多都特别喜欢他,卡贴上全部都是,天天一脸花痴对我安利。


杨洋在网上稍微有点委屈,我同学就恨不得把桌子给扔了。


我当时想啊,这样的人好幸福呢,有这样的粉丝。


是么。


现在,我改观了。


我依旧不粉杨洋,这件事他或许是受害者,因为我同学的缘故,我一向对他很有好感。


但是也请杨洋的粉丝克制些,我们道歉了,只那一个人,就要把帽子全部扑在我们头上。


我不接受。


实际上因为我同学的缘故,我对杨洋一向很有好感。


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也措手不及。


另外我也想某些粉丝清楚。


我们书粉,不接受电视剧,为什么。


不是因为那什么所谓场景不够壮阔,也不是因为你们口中的恶意排斥。


因为叶修对我来说,他不是一个角色。


他是个人,他是我的神,他是我的信仰我的光。


他对我来讲,是个活生生的,我愿意用毕生来吹他捧他宠他爱他。


而不是某些人说的,他只是一个角色。


这句话,我听到心尖都在疼。


杨洋肯定很不好受。


遇上这样的事,谁不会好受。


我同学得知消息也不好受。


我们拼命道歉,就是想要你们好受些。


我也在此郑重道歉:对不起。


但是你们呢。


杨洋受了委屈。


我们都在道歉啊。


但是叶修呢。


叶修受了多少委屈,他被人说只是一个角色啊。


你知道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疼的哭了多久吗?


你不知道。


你们这种人,永远也不会知道。


他的好,你不懂,你不明白,他那样的耀眼,你永远也不会了解。


世界上有一个那么那么好的人。


可你永远不会知道。


书改电视剧,现在的潮流。


但是那些剧情,剧情你至少不要改啊?!!


全职高手,它没有CP,他是讲的叶修自逆境崛起,那是叶修的故事,属于他的荣耀啊。


你们有什么资格,就这么篡夺了他的荣耀,他的热血,他对荣耀一如既往的爱?


你们没有资格。


因为你们只知道,帅才是正道,剧情言情就好。


开后宫多好啊。


看的人多啊。


男主怎么都好,那只是个角色。


你他妈谁给你的脸!!!


警告杨洋的粉丝,全职高手是全职高手,杨洋是杨洋,我他妈不喜欢杨洋,但是我他妈也不允许有人玷污叶修和全职。


一搜全职高手就想到杨洋?


谁给你的脸!!!


我可以允许你说,提到全职,会想起杨洋是个很不错的演员,把叶修诠释的很好。


但我不允许他就这样被忽视,被抹杀。


靠他妈在我们眼里,全职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小说,那么多的人,他们都是活生生的,值得被爱的。


杨洋粉丝你他妈站出来,你他妈敢跟我说,十年八年,甚至一生之后,你还会爱着杨洋,一如既往?


我不管你能不能,我可以在此宣布。叶修,我爱你,我一辈子都会是叶粉。


不是我想不想和那名书粉撇清关系的缘故。


只是她烧的时候我不在场,我能阻止吗?


她那么做自然不对。


所以我们一直,不停的,拼命的道歉。


我们和你不一样,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爱他的什么,他没有颜值,你爱他吗?


或许很多人会回答,爱啊。


我不知道叶修什么模样。


但他身上美好的品质,足以让我双手为他奉上全世界。


因为那是叶修,因为那是我爱的,最棒的叶修。


不要把我爱的叶修,和你们的杨洋混为一谈。


他不是角色,他是我的信仰。


最后,最后一次道歉。


清明事件,对不起。


不要把全职想的太简单,那不止是一个小说,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改写,叶修也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抹杀的。


那是我的,我们的信仰。


p.s.这是我最冷静的语气了。


也是我最客气的言语了。


再发这一类的话。


脏字大概要刷屏了。


来喷吧。


随便喷。


没点心理素质,怎么好意思说是我叶的粉丝。


其实要我说为什么会吵起来呢。


因为你们,从来没有对叶修有过同等的尊重。


另外。


如果这是公关炒作。


那个人不是情绪失控的书粉,而是公关炒作的黑子。


那这就是你们对我们书粉最重要的一个,蔑视与轻视,以及不尊重。


如果再有人跟我说,叶修只是一个角色。


你、他、妈、等、着、瞧。

超喜欢这对儿的设定!

王各各:

双龙本《海岸》封面线稿局部。

无罪之罪:

之前换电脑色差不能忍,抽空重新画了下。
开车一直很隐晦(´・_・`) 




有天我打完JJC到凌晨1点关闭,十分空虚。
唯满侠还有著名的相亲团拼命在世界频道刷:求道长情缘啊,找花哥唱歌啊,策娘没人要吗之类.....
我想了想,干脆来一股基流。
于是打字刷了条:我不求能找到叶修那样手速的,只求喻文州手残的情缘,速密....
过了几秒。
一个ID名叫【叶修】的说:是吗?
世界频道瞬间哈哈哈哈炸了,尴尬。

【莱瑟】心之所向 96

有生之年的更新,应该是从去年追到现在的文吧

惊蛰小蓝黑:

第九十六章


 


就着莱戈拉斯的动作,瑟兰迪尔干涸了很久的嗓子在温水的浸润下终于缓解了些许不适,他看着眼前莫名憔悴的莱戈拉斯,又将视线看向寝宫中在他睡着前只有矮矮几个花苞的装饰植物上盛开的零零星星的小花,眉梢猛然蹙得紧了起来。




见他显然在一瞬间就明白了现在的情况,莱戈拉斯叹口气,将手里的水杯放到一边,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抱着他,只等他来问。




气氛显然有些沉默,不知过了多久,瑟兰迪尔才仿佛终于放弃了什么一样,他的目光注视着不远处盛开的小巧花朵,忽然轻轻笑了笑。




“看这情况……我似乎睡了半个月?”




听他语气里带着些许自嘲,莱戈拉斯抿了抿嘴唇,靠近他耳边慢慢的开了口。




“嗯……是有半个月。”




嘴角的笑意满满变成了苦涩,精灵王缓缓低了眉,目光浅淡,语气却仍然清冷。




“还剩几天?”




莱戈拉斯知道他问的是什么,这时却也只能低了头,将手收紧了些。




“三天……Aad……还有三天,最后一艘船就能下水了……




三天……




英挺的眉峰轻轻蹙起,瑟兰迪尔微微抿了唇,不再问了,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他也大致明白了现在的状况,有些话,终究没有必要再说。




一时间,父子之间的气氛颇有些沉默,莱戈拉斯任凭瑟兰迪尔静静合眼靠在他怀中闭目养神,感受着他的气息从一开始的急促慢慢变得平缓后,才终于轻轻转移了话题。




“Ada……睡了那么久,您饿不饿,吃点东西好吗?我去给您做。”




他微微侧首,嘴唇自然地靠近了父亲的侧脸,语气平静而轻快,又带着些许炫耀的意味,让精灵王不由得抬头向他看了过来。




他目光间带着些许疑惑,半晌,忽然轻轻笑了起来,言语间带着些揶揄的取笑,语气微微扬起,显然因为王子殿下的这句话而有些失笑。




“你做?看来我们的绿叶王子护戒途中学了不少东西啊,能入口么?我的王子殿下。”




这显然带着怀疑的善意取笑让莱戈拉斯也不由自主的勾了嘴角,看着瑟兰迪尔虽然苍白却实在耀目至极的面容因为那一丝淡笑熠熠生辉,一时间没有忍住,凑上去在精灵王侧脸上实打实的亲了个响的,随后拍拍手站起身来,孩子气地用手一插腰,一副誓要挽回尊严的坚定模样!




“您还别不信!等着啊!这就去给您做!到时候要是不能入口,我输您一块星光白宝石!”




话罢,直接一溜烟转身出了门,独留瑟兰迪尔怔怔的愣在床上,直到寝宫的大门被合上了,才忽然一惊回神。




侧脸上的余温犹在,猝不及防被自家绿叶狠狠亲了一口的精灵王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去想那所剩不多的时间在飞速流逝,他只是在床上发了好一阵愣,才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




之前尚且还有些沉郁的心情因为莱戈拉斯这个孩子气的亲密举动而消散了一空,向来很会开解自己的瑟兰迪尔看了看那开放得极为绚烂的星点小花,指尖轻轻蹭了蹭莱戈拉斯亲过的地方,眼中的神色慢慢变得释然而柔和。




正如他曾经告诉索林的一样,对精灵来说,一百年只是短短的一瞬间,而他现在要做的,是让自己的生命完完全全的停留在永生的行列中,而不是如梦境中那样,让自己和莱戈拉斯在永恒的生,和永恒的死之间,拉开那条永远都无法触及的线。




只有三天又怎么样呢,无论如何,他和莱戈拉斯之间的牵绊并不会犹如梦中那样一点点在孤寂与误会中烟消云散,彼此暂时的离别,只是为了将来的永恒的重聚,再此之前,再多的牺牲和付出都是值得的,不是么?


 




逃出国王寝宫的那一瞬间,莱戈拉斯靠在已经关闭的厚重木门前,确定房间里的人听不到声音之后,才猛然抱着头直接蹲在地上半天不肯起身。




没人能看到他埋在臂间的脸已经是满脸的通红。




天知道他为什么一时之间鬼迷心窍看着Ada的笑脸想也不想的就直接给亲了下去,要不是后面有借口让他能短暂逃离那一瞬间的尴尬他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Ada那明显已经愣住的目光了。




原本的焦急和不舍,因为这莫名其妙发自内心的行为给冲淡到渣都不剩,莱戈拉斯抱着脑袋只恨不得在地面上狠狠锤一锤,才能让自己从那种虽然尴尬却莫名欣喜的心情里挣脱出来。




在门口蹲了好一会,精灵王子绯红的脸颊才终于慢慢褪去了热度,他整整衣服站起身来,额头靠着寝宫的大门点了点后,才猛然一撸袖子,气势汹汹的向着林地王国的厨房走了过去。




管他的!先给Ada做了吃的再说!反正从小到大也亲了不止一次了!要是一会Ada再提这事……




他就干脆耍耍赖皮当撒娇一样再亲一次好了!怕什么!




自我暗示般的安慰着自己,莱戈拉斯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那一改这几十天的阴郁冷淡模样的愉悦气息让整个厨房里忙碌的精灵们心情都好了不少,对于王子殿下要亲手做饭这项看上去实在有点诡异的行为,厨房里忙活的精灵们在看到莱戈拉斯那其实还算相当娴熟的手法之后,纷纷表示一点都不想管了。




能让王子殿下亲自给做饭的除了他们的王还能有谁,而王子殿下的心情显然代表着王的状态比之前半个月前好了很多,这当然是一件非常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不是吗!




至于他们的王子殿下做出来的是什么,精灵们表示,虽然他们也好奇,虽然他们也围观,但是也可以完全不用知道,王子殿下做饭做菜的手法这么纯熟,做出来的东西显然不会太差不是吗?




——————————————————




今天抽了点空来更一章。


自从外婆去世之后忙了很久很久,到现在都没搞定,月初要下县,月中又要出差,希望结束之后还能有灵感,叹气。


抱歉让大家等了那么久,鞠躬。但是心向不会坑哒,等忙完了我再去舔舔大王的美颜找找被抛弃的灵感去23333

为大大疯狂打calll,超好看

staRember:

^^

【all叶】表情包满天飞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语罢寄无人:

-聊天体,一发完


-真的有表情包系列


-其实我感觉还是挺可爱的








 @临江 你的对话体,写的我肾虚。其实我感觉我写的还是蛮有趣的,真的,多可爱。










海无量:老叶!@君莫笑




夜雨声烦:说实话,我第一次看见这么黑自己的。这套表情包我也有啊,我跟你说老叶都要与世隔绝了,我都给老叶发好几遍PK,老叶都没理我,方锐你放弃吧,你召唤不出老叶。




君莫笑:科科。




夜雨声烦:... ...




百花缭乱:有生之年我居然能看见黄少天发省略号。




海无量:被秒打脸是一种什么感觉,有请我们特邀嘉宾一个烦的要死的剑客来回答!@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滚滚滚!!!




索克萨尔:少天,你训练都做完了么 ^_^




夜雨声烦:... ...




百花缭乱:为何黄少天的眼中常含泪水




海无量:因为他爱训练爱得深沉




王不留行:叶修




生灵灭:... ... 




一枪穿云:... ...




迎风布阵:唉,现在的后辈啊,为了pk都不要脸了。老夫很是心痛啊。




鸾辂音尘:


生灵灭:小戴...




鸾辂音尘:队长我错了,小戴马上就去训练


君莫笑:我说你们都这么闲吗,我给你们安排的训练都做完了?




石不转:做完了,另外我觉得你排出的训练表有些不合理。应该早上六点再加一项晨练。




海无量:... ...




夜雨声烦:... ...




君莫笑:... ... 




鸾辂音尘:不在苏黎世的就这样心疼地看着




无浪:+1




笑歌自若:+2




吴霜钩月:+3




君莫笑:说起来这套表情包沐橙给我发过。




沐雨橙风:




君莫笑:来来来,大孙这个给你@再睡一夏




再睡一夏:叶修,你是不是欠操?




君莫笑:




迎风布阵:




君莫笑:




君莫笑:来来来@石不转




石不转:不来。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真冷漠。




石不转:张佳乐你训练做完了?




百花缭乱:... ...




鸾辂音尘o(*≧▽≦)ツ┏━┓




沐雨橙风:o(*≧▽≦)ツ┏━┓




谁不低头o(*≧▽≦)ツ┏━┓




君莫笑:来来来,文州@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_^




君莫笑:我发现这还有老韩的@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胡闹




君莫笑:老韩,你这样是会被年轻人摒弃的




大漠孤烟:你训练也做完了?




鸾辂音尘:




鸾辂音尘:... ...




鸾辂音尘:!!!我手速慢了!韩队你听我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接在叶神后面的!


 


君莫笑:小肖你管管


 


生灵灭:小戴... 


 


夜雨声烦:老叶!!!快和我pk!


 


君莫笑:


 


夜雨声烦:老叶你看见我的泪水没有


 


君莫笑:没看见。


 


夜雨声烦:... ...


 


海无量:老叶中午一起吃饭啊


 


君莫笑:我和小周一起吃。


 


海无量:老叶,队友爱呢!凭什么和周泽楷一起吃!


 


君莫笑:因为小周昨天问的我


 


一枪穿云:


 


索克萨尔:叶修,关于中国队我有点事情想和领队商量一下可以让我也一起吃吗?


 


君莫笑:啊,可以。


 


一枪穿云:... ...


 


王不留行:我可以帮你们一起商量。


 


索克萨尔:可以。


 


一枪穿云:!


 


鸾辂音尘:我闻到了一股修罗场的味道,是小戴的错觉么


 


沐雨橙风:我也闻到了。


 


风城烟雨:火药味里透露出一丝丝的酸爽。


 


---END---

【all叶】我感觉我的老师没救了

语罢寄无人:

-持续放飞自我,一发完


-我为什么不开车系列


-点文产物


 


 




 


 @熊汤喵 你的点文,跑题的不是一点点,别打我就好。












前文链接




你们好。


 


又是我。


 


 


本来我对于我的假期是充满希望的,吹吹风补补番晒晒阳光,充分接受大自然的洗礼。然而生活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耳光,现实世界非常优雅的告诉我:我的想象力真的特别美好。


 


我现在依然在学校。


 


你有没有在我的字里行间感受到一丝丝的绝望?


 


刚刚接到学校通知的我正在路边的茫然不知所措。于是我决定利用最后的时间好好浪一浪。然后我就在一个特别不起眼的烧烤摊看见了我的数学老师,叶修。


 


双眼迷离,眼角泛红,一种事后现场的既视感。


 


正当我思考要不要上前打声招呼的时候,我看见了邻座站起来的喻老师。


 


隔着一条街我都能感受到喻老师笑的一脸纯良。


 


于是我止住了前进步伐。


 


我决定再看一看情况。


 


我绝对不是被喻老师的笑容吓的。


 


叶老师,如果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我会帮你报警的,毕竟我是你最可爱的课代表,有些事情我还是需要走走过场的。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


 


喻老师特别正常地扶起叶老师,一脸友好的向烧烤摊老板娘说再见,如果不是看见叶老师腰上的手的话,我大概真的会觉得是我多虑错怪喻老师了。


 


喻文州这个人,心太脏,不能惹。


 


我在心里默默下着定义。


 


第二天我在学校看见了我心心念念的叶老师。


 


我仔细观察他的走路姿势。


 


步伐整齐,铿锵有力。


 


很好。


 


是我想多了。


 


叶老师非常安全。


 


然后我转头就看见叶老师脖颈上的吻痕了。


 


我不禁感叹生活这一记耳光打的实在太响。


 


脸有点疼。


 


 


 


---  


 


 


学校说要在年末搞一个总结会。


 


要演节目的那种。


 


教师要搞一个。


 


学生集体也要搞一个。


 


会议室里的冯校长滔滔不绝说着他的构想,从神州说到蛟龙,从过去说到现在,就差展望未来了。


 


老冯今天的衣服上有6个纽扣,裤子的拉链拉到一半,鞋子上有15个泥点。按照黄金分割来看,右边的头发看起来比左边头发要帅气一点,指甲过短,头发稍微有一点点长,建议去理发店剪一次。


 


我无聊到开始胡思乱想。


 


叶老师和喻老师到底是什么关系?脖子上的那个到底是吻痕还是蚊子包?为什么每次喻文州都会对我笑的一脸纯良?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感觉有人拍了我肩膀一下。


 


叶老师要我帮他把他的水杯拿过来。


 


哦。


 


我在办公室的桌子上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助。


 


桌子上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杯子。


 


一个蓝色的。


 


一个红色的。


 


紧紧依靠在一起。


 


这种相亲相爱的画面深深刺痛着我这个单身狗的心灵。


 


分辨不清的我做了一件特别机智的事情。


 


我把这两个杯子都带到了会议室。


 


叶老师熟练拿起那个红色的水杯,特别茫然问我那个蓝色的是什么情况。


 


然后叶老师前桌的王老师一脸淡然拿起那个蓝色的水杯。


 


喝了一口。


 


哦。


 


是你的杯子啊。


 


王杰希这个人,心也脏,不能惹。


 


 


 


--- 


 


会议结束了。


 


老冯说的口干舌燥。


 


我坐的腰疼。


 


出了会议室我就看见黄老师勾着叶老师的肩膀问他中午想吃什么。


 


恨不得把整个人挂在叶老师身上。


 


我一点也不想知道黏在叶老师腰上的手是谁的。


 


光天化日,人民教师。


 


能不能注意点影响。


 


黄少天这个人,太吵。不能惹。


 


 


 


--- 


 


叶老师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叶老师说班级节目就交给我了。


 


毕竟我是班长,这是我的担当。


 


身为班主任的叶老师这么对我说道。


 


我面色复杂用一种委婉含蓄的口吻表示,教师也要搞一个节目,不能只让我搞,我们现在是一跳绳子上的蚂蚱,希望你能珍惜我。


 


叶老师说那我表演个吐烟圈得了。


 


叶老师从兜里掏出了一盒烟,还没等叶老师点火,嘴里的烟就被苏姐姐拿走了。


 


然后扔了。


 


叶老师脸上的表情,特别委屈,特别难过,特别悲伤。


 


全校颜值扛把子的周老师走过来,特别熟练从口袋里摸出块糖,特别熟练地拨开糖纸,特别熟练往叶老师嘴里一塞,特别熟练地腼腆一笑。


 


还好我同桌不在。


 


不然就冲刚刚周老师那个笑容。


 


她能逼逼一年。


 


周泽楷这个人,太帅,不能惹。


 


 


 


--- 


 


学校的男厕所是一个罪恶的地方。


 


上次在我想放水的时候看见王老师和叶老师企图在里面解决生理问题。


 


这次我看见韩老师在里面拽着叶老师的衣领。


 


我甚至可以看见韩老师手上的青筋,叶老师也是一个传奇人物,脸上带着笑容对着韩老师吐了口烟。


 


我都把手机掏出来了,我真的准备报警了。


 


然后韩老师把叶老师松开了。


 


还对叶老师说了声:出息。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韩老师的语气里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宠溺。


 


这是我第二次在厕所面前思考人生。


 


韩文清这个人,太吓人,不能惹。


 


要不我去隔壁的女厕所吧。


 


 


 


 


--- 


 


 


我们班同学集体唱难忘今宵。


 


丢死人了。


 


 


---


 


叶老师拉着我们指导员张佳乐老师在舞台上跳拉丁舞。


 


黑色紧身舞蹈衣从领口往下大开叉的纤细婀娜的身姿以及盈盈不堪一握的扭动的腰。


 


我隔着一个座位都能感受到喻老师笑的一脸温和。


 


韩老师就在我身后坐着。


 


我居然有点想报警。


 


 


 


--- 


 


还好我同桌今天病假。


 


不然让她看见叶老师的拉丁舞。


 


她能逼逼到毕业。


 


---END---



【all叶】我的老师都是基佬怎么办

语罢寄无人:

-有病的一篇,一发完


-我到底在写什么系列


-不凑够三条我难受










期末考试放飞自我之作,看完后别觉得我有病。要一如既往的爱着我。
















你们好。




我是一名高中生。




我的班主任叫叶修,是一个教数学的,我们班级的同学原来挺能作的,逃课几乎就像吃饭一样。但是自从叶修调过来之后,我几乎快要忘记什么叫逃课了。




上课积极发言,课后认真完成作业,有问题就跑过去问叶老师。我爸妈都要被我感动哭了。差点把我送到精神病院问我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恩,亲生的。




只是有点搞不清楚,为什么叶老师调过来之后,我们班的老师就像大换血了一样呢?




原本教我们英语的河东狮吼被换成了一脸温和的喻老师;教我们语文的温柔姐姐被换成一看就是教语文的黄老师;拥有着神奇眼睛的王老师教我们生物;全校颜值扛把子的周老师教我们化学;比之前教我们语文的温柔姐姐还要温柔的苏姐姐教我们物理。




刚开始的那几天都可以看见男同学聚精会神的听苏姐姐的课。班级的女同学目不转睛盯着周老师,要是周老师笑一下我甚至就能感受到我同学呼之欲出的荷尔蒙。




真是肤浅。




我和他们这些颜控不一样,我比较注重一个人的气质。




明明叶老师才是最帅的好么!那种人格魅力你们用心感受一下就能感受到的。




事实证明flag这种东西不能顺便乱立,那种一夜之间一下子多出来40多个情敌的感受你懂吗?




我懂。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成功当上了数学课代表。




这,大概就是我的优势吧。




第二天我就恨不得给这样想的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我怀着愉悦的心情迈进了叶老师的办公室。




叶老师被压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我懵逼了,叶老师也懵逼了。只有喻老师一脸笑眯眯的看着我。我拿着一大摞作业放下也不是,拿起来也不是。真的,那是我第一次对人生充满迷茫。我似乎可以感受到喻老师笑意的加深,隔着数米我都能感受到一股纯良的气息。




我只好一脸沉痛的回到班级,还顺手给他们关上了门。




有点懵逼的清晨已经过去,第一节课本来是喻老师的英语课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改成语文课。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节课是黄少天的课。我本来打算补个眠来着。




完完全全睡不着,没什么别的原因,太吵了。




只是今天的黄老师有点安静,从进门就没说过话,打铃之后递给语文课代表一摞卷子后就开始45度角仰望天空。




画风不对啊,我走错片场了吧。




我让我同桌掐我一下,我要确定一下,我是不是活在梦里。结果这丫的使出吃奶的劲往死里掐我。很好,非常疼。不是梦。




大概是被外星人掉包了吧。我这样安慰自己,然后愉快的写起了卷子。




下课后,还没等我喊老师再见。黄少天拉开门就往外冲。真的,就那速度,运动会跑800米都能扣第二名3圈。




我一点也不想真的黄老师去哪里,真的。




课是我最喜欢的数学课。现在上课已经10分钟了,叶老师还没出现。我作为一位受大家爱戴的班长和数学课代表。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去办公室。于是我决定给大家发个福利-----去上体育课。




我似乎可以听见同学的哀嚎声,我理解这种声音的来源---一种是对想上数学课的渴望,一种是对体育课的畏惧。




为什么要畏惧呢?你试试让一个叫韩文清的男人教你几天体育,你大概就可以明白我的感受了。




我上节体育课差点死在操场上,不做完100个蹲起不许休息,现在想想就觉得腿酸。




韩老师似乎没有开心的时候,总是皱着眉头。尤其是和叶老师呆在一起的时候,脸更黑了。叶老师也是一位传奇人物,他大概是我们全校唯一个对韩老师的钱包脸免疫的人。




但现在他似乎更加不开心了,来来回回看了我们好几遍,似乎在找什么人。当我以一种极其委婉的方式告诉韩老师:叶老师大概在办公室里休息,其他老师大概也在办公室里。我可以清楚感受到韩老师脸比刚刚更黑了。




离韩老师只有几步远的我都有点想报警了。




韩老师张了一张黑社会的脸土匪的身材,隔着衣服都可以感受到他的腹肌。却偏偏要当老师,这大概是对叶老师爱的一种具体体现吧。




下课后我本来打算去上一趟厕所解决解决生理的,但是当我看见王老师把叶老师壁咚在墙壁上时,我正站在厕所门口不知所措。




王老师离叶老师极近,我一点也不想知道叶老师腰上的那双手是谁的。那种下一秒就会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感觉深深刺痛我这个单身狗的心灵。




我现在陷入了更大的思考。




我是来厕所解决生理问题的,但是厕所里的王老师似乎也打算解决生理问题,尽管我们之间的生理问题可能不是指同一个。




我觉得我不能打扰他们,可是我的膀胱告诉我它要顶不住了。




要不我去隔壁女厕所?




我这样思考着。




上生物课的时候我心不在焉的听着王老师讲课。我的注意力没停留在书本上,一直紧紧锁定在王老师脖子上的吻痕处。




为什么王老师脖子上会有吻痕?不是王老师把叶老师壁咚了吗?难道是体位问题,其实叶老师是攻?




在下午我看见叶老师了,毕竟我再不去送作业,我感觉我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叶老师趴在办公室的休息床上,身上的吻痕遮不住的感觉。




什么叫实力打脸?这就叫实力打脸。




上午我还在想叶老师是不是攻,下午生活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耳光。




感觉叶老师睡的不舒服,因为他的眉头一直皱着。我想了想把办公室的空调调高一个温度,又把滚成一团的被子轻轻给叶老师盖在身上。




其实叶老师的睡颜没有往日的嘲讽还是显得他蛮乖巧的。对一个男人用乖巧这个形容词可能不大恰当,但是阳光照在办公室的作业本上也照在叶老师的脸上,一切都显得特别美好。




下午补回喻文州上午缺的英语课。




喻文州,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其实在第一次见面,这么多新老师你里,我印象最好的就是喻文州。脸上总是挂着如沐春风的微笑,说话慢条斯理的,对我们也很温柔。




现在我算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假象,都是骗人的。被喻文州拉到黑板做题的我无声悔恨着。




稍微有点想叶老师。




于是在倒数第二节课我就迫不及待问苏姐姐:叶老师怎么样了。




苏姐姐和叶老师关系很好。刚开始我还以为两个人是情侣关系。因为我总是可以听见叶老师问苏老师晚饭想吃什么。




看,每天一起吃晚饭,还是叶老师做饭。苏老师又那么漂亮,叶老师又那么好。两个不应该是天仙配吗?




在我们一再逼问下,叶老师才告诉我们,他和苏老师是兄妹关系。




怪不得叶老师身边人如狼似虎的。




今天我同桌又向我安利周叶说两人简直颜值担当,而且周老师看见叶老师话才会多一点,这简直就是真爱,烦。




前桌安利我喻叶说喻老师总是不经意吃叶老师豆腐,偏偏叶老师还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多萌,烦。




学习委员安利我黄叶说阳光活泼攻和毒舌温柔受简直配他一脸,烦。




后座安利我王叶说成熟稳重的老王和叶老师多配,烦。




我曾经的发小居然问韩文清和叶修在一起,会不会显得韩文清可爱点。我闭着眼睛努力想象韩文清可爱的样子。我感觉我的发小可能有点病。




我如愿以偿看见了叶老师,在我们上到一半的化学课上。




前一秒周老师还面无表情给我们讲题,后一秒感觉他这个世界都亮了,对着叶老师腼腆一笑,说了一声前辈好。




叶修进屋说,看看我们这些臭小子怎么样。




叶老师!你看我啊!我们都特别乖,除了有点想你之外没什么太大的毛病。




以上是我无声的吼叫,尽管在外界看我依旧是一个冷静小青年,谁都不知道我的内心无时无刻不给自己加戏。




然后叶老师看我们一眼后就走了,周泽楷又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给我们讲题。 刚刚的害羞腼腆仿佛是我的错觉。




周老师,你倒是稍微掩饰一下啊。多让人伤心。




放学了,我路过办公室。




黄老师勾着叶老师的脖子问叶老师晚上想吃什么,叶老师大概是嫌弃他太吵了,拿了卷胶带就要往黄老师嘴上贴。喻老师一脸柔和看着他们闹。王老师递给叶老师一杯水。周泽楷默默把空调调高一度。韩老师皱着眉头给叶老师收拾东西。




我可以看出来叶老师和他们在一起很开心。其他人也是真心爱着叶老师。




我的想法就一个:今天没上数学课,不知道明天会不会补回来。 






---END---                                                                                   





安卓冬之雪,青灯阎魔花鸟还有零碎的碎片换荒川,酒吞或者大天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