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忘川』九渡

杂食几乎什么都吃,全职盗墓剑三哑舍各种

半夜晒刀,目前已出只剩下大典太!今天接回了小幸运,送前田极化!再过几天就可以送平野极化了!开心,顺带跪求下个活动挖地!木有小判了!千万别出玉QAQ

我不听我不听,大典太迟早会来的,极化都会有的,只要相信!

无典,想哭,什么时候再出一次物吉,沉迷捞刀收集

超喜欢这对儿的设定!

王各各:

双龙本《海岸》封面线稿局部。

无罪之罪:

之前换电脑色差不能忍,抽空重新画了下。
开车一直很隐晦(´・_・`) 




有天我打完JJC到凌晨1点关闭,十分空虚。
唯满侠还有著名的相亲团拼命在世界频道刷:求道长情缘啊,找花哥唱歌啊,策娘没人要吗之类.....
我想了想,干脆来一股基流。
于是打字刷了条:我不求能找到叶修那样手速的,只求喻文州手残的情缘,速密....
过了几秒。
一个ID名叫【叶修】的说:是吗?
世界频道瞬间哈哈哈哈炸了,尴尬。

【莱瑟】心之所向 96

有生之年的更新,应该是从去年追到现在的文吧

惊蛰小蓝黑:

第九十六章


 


就着莱戈拉斯的动作,瑟兰迪尔干涸了很久的嗓子在温水的浸润下终于缓解了些许不适,他看着眼前莫名憔悴的莱戈拉斯,又将视线看向寝宫中在他睡着前只有矮矮几个花苞的装饰植物上盛开的零零星星的小花,眉梢猛然蹙得紧了起来。




见他显然在一瞬间就明白了现在的情况,莱戈拉斯叹口气,将手里的水杯放到一边,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抱着他,只等他来问。




气氛显然有些沉默,不知过了多久,瑟兰迪尔才仿佛终于放弃了什么一样,他的目光注视着不远处盛开的小巧花朵,忽然轻轻笑了笑。




“看这情况……我似乎睡了半个月?”




听他语气里带着些许自嘲,莱戈拉斯抿了抿嘴唇,靠近他耳边慢慢的开了口。




“嗯……是有半个月。”




嘴角的笑意满满变成了苦涩,精灵王缓缓低了眉,目光浅淡,语气却仍然清冷。




“还剩几天?”




莱戈拉斯知道他问的是什么,这时却也只能低了头,将手收紧了些。




“三天……Aad……还有三天,最后一艘船就能下水了……




三天……




英挺的眉峰轻轻蹙起,瑟兰迪尔微微抿了唇,不再问了,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他也大致明白了现在的状况,有些话,终究没有必要再说。




一时间,父子之间的气氛颇有些沉默,莱戈拉斯任凭瑟兰迪尔静静合眼靠在他怀中闭目养神,感受着他的气息从一开始的急促慢慢变得平缓后,才终于轻轻转移了话题。




“Ada……睡了那么久,您饿不饿,吃点东西好吗?我去给您做。”




他微微侧首,嘴唇自然地靠近了父亲的侧脸,语气平静而轻快,又带着些许炫耀的意味,让精灵王不由得抬头向他看了过来。




他目光间带着些许疑惑,半晌,忽然轻轻笑了起来,言语间带着些揶揄的取笑,语气微微扬起,显然因为王子殿下的这句话而有些失笑。




“你做?看来我们的绿叶王子护戒途中学了不少东西啊,能入口么?我的王子殿下。”




这显然带着怀疑的善意取笑让莱戈拉斯也不由自主的勾了嘴角,看着瑟兰迪尔虽然苍白却实在耀目至极的面容因为那一丝淡笑熠熠生辉,一时间没有忍住,凑上去在精灵王侧脸上实打实的亲了个响的,随后拍拍手站起身来,孩子气地用手一插腰,一副誓要挽回尊严的坚定模样!




“您还别不信!等着啊!这就去给您做!到时候要是不能入口,我输您一块星光白宝石!”




话罢,直接一溜烟转身出了门,独留瑟兰迪尔怔怔的愣在床上,直到寝宫的大门被合上了,才忽然一惊回神。




侧脸上的余温犹在,猝不及防被自家绿叶狠狠亲了一口的精灵王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去想那所剩不多的时间在飞速流逝,他只是在床上发了好一阵愣,才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




之前尚且还有些沉郁的心情因为莱戈拉斯这个孩子气的亲密举动而消散了一空,向来很会开解自己的瑟兰迪尔看了看那开放得极为绚烂的星点小花,指尖轻轻蹭了蹭莱戈拉斯亲过的地方,眼中的神色慢慢变得释然而柔和。




正如他曾经告诉索林的一样,对精灵来说,一百年只是短短的一瞬间,而他现在要做的,是让自己的生命完完全全的停留在永生的行列中,而不是如梦境中那样,让自己和莱戈拉斯在永恒的生,和永恒的死之间,拉开那条永远都无法触及的线。




只有三天又怎么样呢,无论如何,他和莱戈拉斯之间的牵绊并不会犹如梦中那样一点点在孤寂与误会中烟消云散,彼此暂时的离别,只是为了将来的永恒的重聚,再此之前,再多的牺牲和付出都是值得的,不是么?


 




逃出国王寝宫的那一瞬间,莱戈拉斯靠在已经关闭的厚重木门前,确定房间里的人听不到声音之后,才猛然抱着头直接蹲在地上半天不肯起身。




没人能看到他埋在臂间的脸已经是满脸的通红。




天知道他为什么一时之间鬼迷心窍看着Ada的笑脸想也不想的就直接给亲了下去,要不是后面有借口让他能短暂逃离那一瞬间的尴尬他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Ada那明显已经愣住的目光了。




原本的焦急和不舍,因为这莫名其妙发自内心的行为给冲淡到渣都不剩,莱戈拉斯抱着脑袋只恨不得在地面上狠狠锤一锤,才能让自己从那种虽然尴尬却莫名欣喜的心情里挣脱出来。




在门口蹲了好一会,精灵王子绯红的脸颊才终于慢慢褪去了热度,他整整衣服站起身来,额头靠着寝宫的大门点了点后,才猛然一撸袖子,气势汹汹的向着林地王国的厨房走了过去。




管他的!先给Ada做了吃的再说!反正从小到大也亲了不止一次了!要是一会Ada再提这事……




他就干脆耍耍赖皮当撒娇一样再亲一次好了!怕什么!




自我暗示般的安慰着自己,莱戈拉斯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那一改这几十天的阴郁冷淡模样的愉悦气息让整个厨房里忙碌的精灵们心情都好了不少,对于王子殿下要亲手做饭这项看上去实在有点诡异的行为,厨房里忙活的精灵们在看到莱戈拉斯那其实还算相当娴熟的手法之后,纷纷表示一点都不想管了。




能让王子殿下亲自给做饭的除了他们的王还能有谁,而王子殿下的心情显然代表着王的状态比之前半个月前好了很多,这当然是一件非常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不是吗!




至于他们的王子殿下做出来的是什么,精灵们表示,虽然他们也好奇,虽然他们也围观,但是也可以完全不用知道,王子殿下做饭做菜的手法这么纯熟,做出来的东西显然不会太差不是吗?




——————————————————




今天抽了点空来更一章。


自从外婆去世之后忙了很久很久,到现在都没搞定,月初要下县,月中又要出差,希望结束之后还能有灵感,叹气。


抱歉让大家等了那么久,鞠躬。但是心向不会坑哒,等忙完了我再去舔舔大王的美颜找找被抛弃的灵感去23333

为大大疯狂打calll,超好看

staRember:

^^

一个辅助加非洲战神打天下。3000叶子抽不到孤剑,我怕是心塞了。

怕是什么都完成了收集游戏,强迫症真是没办法。只想着活动。